Jiacheng Ma

PhD Student at University of Michigan

Recent

How to boot Xen for ARM over QEMU-AARCH64 with the "virt" board?

Reference https://wiki.xenproject.org/wiki/Xen_ARM_with_Virtualization_Extensions/qemu-system-aarch64 https://wiki.linaro.org/LEG/UEFIforQEMU Step 0: Pre-request Install the cross-compile toolchain for ARM. e.g. aarch64-linux-gnu-gcc. Step 1: Cros...

Linux Driver Hacking Cheat Sheet

Reference: LDD3 Linux Kernel Char Device Device Number Device Number has to parts: major and minor . In most cases, major represents the driver, and minor represents the specific device. dev_t stores major and minor . Use MAJOR(dev_t d...

如何假装自己有Pixel XL

2017.2.3更新 这篇blog是2月1日写的,然而从2月3日开始,OpenGApps开始直接支持Google Assistant。哔了X…… ==========以下原文========== 折腾了挺久,终于在爪机上搞了个Google全家桶,上一套比较简单的方法。 准备 首先,Android版本要大于7.0 备份好数据(因为以下步骤会清空所有的数据) PC/Mac/Linux端准备 fastboot 、 adb TWRP的recovery supersu提供的zip包 ...

Accelerate C Code with AVX2 Instructions

Instruction Set Extension Today’s modern CPU such as Intel’s Boardwell and Skylake usually has some instruction set extensions, for example, SSE2 and AVX2. These instruction sets provide complex, and usually multi-cycle instructions to make it possible for programme...

航线

夜色是一条没有尽头的曲线 两个顶点切开一个大圆 而此刻 时间凝固了所有的国家与信仰 十六个小时 仿佛看见你凝望时针转动的模样 漫长 还有脚下的故乡 万家灯火 三百公里和最拥挤的地铁线 这是上海不眠的雄心和夜 一眼望去 却尽是思念和儿女情长 ...

自然语言

//for(;;); printf(“I love you.\n”); 没有警告、不会报错 它返回了一个正常的结果 C 语言的语法总是过于冰冷 它永远不会明白 没有尽头的循环会在哪里结束 一个睿智到失去感情的大脑 纵容了一个个傻逼的错误 不是所有的语句都会被 PC 遍历 不是所有的爱情都能够脱口而出 有一种沉默叫做 Kernel 无声的等待 中断、调度器和优先队列 你永远是权限最高的节点 ...

开春季节

《雨中》 你曾说过一场大雪漂白一片天空 凝固成温暖的纯白的气氛 而我正听着大雨敲破雨伞的节奏 沦陷一切的幻景 没有结晶、浪漫或是永恒 不要问我为何总奔在雨中 我只是恋上了一片太遥远的彩虹 柔软、融化一切的坚实的外表 你是所有诗歌的尽头 《六爻》 北极星沉默在你的头上 闪烁和我微弱的目光 一个春天和映山红的张扬 飘荡 四季只剩下苦涩的味道 纵使穷极一生的经卷 只为用蓍草数出明天的模样 你的命运、你的惆怅、你的反抗 《无人哭泣》 今夜没有哭泣的声音 纵使你走过的足迹曾印在那里 他永远不会把自己诉说 溶解了色彩的眼睛的角...

写在逝去的冬天

《实验室》 写下几行代码 内核的编译跑了几遍 一个patch轻轻地打下 多少年后的码农 是否会在调试时记得 多少篇冗长的论文能够 把一种理解推进到人类的边界 多少次彻夜的难眠可以 把一个名字写进二进制的史书 你见过多少次 凌晨四点和闵行的一角 五号楼不眠的灯火 你曾描述过你的征途 坚定的目光在大海的那头 谁愿意在一个实验室里 砸下一生所有的赌注 谁愿意在一台服务器前 放弃属于生活的阳光和烟火 而你不得不守望着太久的寂寞 以及太多和学术无关的琐事 而一生的梦想 永远只有一个尽头 而我曾问过你这一切的意义 而你说所有的时间只为...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