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acheng Ma

PhD Student at University of Michigan

开春季节




《雨中》

你曾说过一场大雪漂白一片天空
凝固成温暖的纯白的气氛
而我正听着大雨敲破雨伞的节奏
沦陷一切的幻景
没有结晶、浪漫或是永恒

不要问我为何总奔在雨中
我只是恋上了一片太遥远的彩虹
柔软、融化一切的坚实的外表
你是所有诗歌的尽头


《六爻》

北极星沉默在你的头上
闪烁和我微弱的目光
一个春天和映山红的张扬
飘荡
四季只剩下苦涩的味道
纵使穷极一生的经卷
只为用蓍草数出明天的模样
你的命运、你的惆怅、你的反抗


《无人哭泣》

今夜没有哭泣的声音
纵使你走过的足迹曾印在那里
他永远不会把自己诉说
溶解了色彩的眼睛的角落
沉默、无药可救的死寂
漂白了樱花的五厘米
宣纸上留下的呼吸的痕迹

愚蠢和一切自以为是的反抗
都注定成为命运的嘲弄
不要去寻找地狱或天堂的呼吸
你在世间,方是最苦的修行


《星空》

我等待着没有相见的岁月
电磁的震荡冲破星辰的时间
而我应当怎样和你
度过属于物理学和太空的空白
你看到我三个小时前的影子
伴随着太阳系的边界
人类的无知和走向宇宙的明天

当天空不再是天
当大地不再是地
当所有的瞬间被打上相对论
残酷却又绝对的烙印
当所有的永恒被洗去情感的纯粹
复杂而孤单的起因
浪漫
这个古老的名词活了多久
只是所有柔软的话语
流淌在指尖的温暖都退回到
和鸿雁一样漫长的年月
光的绝对是否会掐住思念的喉头
远去的沉重的负担

没有边界的有限的宇宙
它是一种绝对的力量
再一次把人类驱赶出交流的边界
什么是联系、什么是纽带
什么会成为忠诚在太空里的内涵

愚蠢的孩子啊
你说你的未来属于你看不到的尘埃


《居延》

夜微凉,心跳凝上薄霜
我站在大汉的北疆
远望长安和天子的仪仗
加急的快马可会带来音信
娟秀的字体和带有余温的墨迹

这里有边关的月亮
战士的遗骨没有故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