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acheng Ma

PhD Student at University of Michigan

写在逝去的冬天




《实验室》

写下几行代码
内核的编译跑了几遍
一个patch轻轻地打下
多少年后的码农
是否会在调试时记得

多少篇冗长的论文能够
把一种理解推进到人类的边界
多少次彻夜的难眠可以
把一个名字写进二进制的史书
你见过多少次
凌晨四点和闵行的一角
五号楼不眠的灯火
你曾描述过你的征途
坚定的目光在大海的那头

谁愿意在一个实验室里
砸下一生所有的赌注
谁愿意在一台服务器前
放弃属于生活的阳光和烟火
而你不得不守望着太久的寂寞
以及太多和学术无关的琐事
而一生的梦想
永远只有一个尽头

而我曾问过你这一切的意义
而你说所有的时间只为一个简单的理由
推进一个边界的价值
总是高于单调的重复

远方是你我的归宿
远方是你我永恒的路


《梦向西边——致那些朋友》

在你东边升起的太阳
在我的西方落下
我再也分不清日夜
黎明的温柔注定
在某一个地方燃烧作
如嫁衣一样火红的晚霞

当平面的抽象在一夜间化作
一个遍布瑕疵的椭球
当日晷的影子屈服在
格林尼治天文台门口的白线
规律,电子的震荡永恒
一个绝对的标准却早已写入
每一块度量时间的硅片
古老的指针静静地拨快了一圈
每一次掐着手表的闲谈
都是对十三个小时的跨越


《野马》

你点起的烟花
瞳孔深处的一点星光
明亮如天河的晚上
一场燃烧一切的熊熊烈火
最渺小的原点
你把整个北半球的黑夜抗在肩上
如梦的浮生奔波作野马的模样
你用最古老的誓言圈出一片草场
而那里有我三生的业障


《何方》

谁的眼睛忘记过斑斓的模样
世界的颜色是不是照片的暗黄
谁走过的路,谁留守的灯塔
渔舟的旅途,谁在看千帆竞发
日夜、时间
手表的深处传来发条微弱的滴答
太阳升起的时候你在何方

遇见,遇见
我是否走在靠近你的方向


《冰山的妄语》

你的明天会写下几种真真假假
走得多远才能把乡愁忘得干干净净
风中传来的似曾相识只剩下圆缺
留恋
没有故事的月的彼岸
我只看到眼前没有尽头的漆黑一片

那个寒夜
最有力的心跳在冰山的下面


《霞光》

我没有见过海东边的霞光
横渡了春夏秋冬的凋零和绽放
你用执念去跨越没有界限的海洋
路依然是路,土依然是土
命运就在那个你看不到的地方
窥探、漆黑的窗口前无知的张望
二十四个小时铭记的徜徉
没有一条经线是太阳升起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