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acheng Ma

PhD Student at University of Michigan

西方




在你东边升起的太阳
在我的西方落下
我再也分不清日夜
黎明的温柔注定
在某一个地方燃烧作
如嫁衣一样火红的晚霞

当平面的抽象在一夜间化作
一个遍布瑕疵的椭球
当日晷的影子屈服在
格林尼治天文台门口的白线
规律,电子的震荡永恒
一个绝对的标准却早已写入
每一块度量时间的硅片
古老的指针静静地拨快了一圈
每一次掐着手表的闲谈
都是对十三个小时的跨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