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acheng Ma

PhD Student at University of Michigan

回忆




烧掉所有稚嫩的手稿
他终于知道
他的年轻已老去在
那个回忆过去的刹那

他再也写不出思源湖阑珊的夜色
或是徐家汇灯火的匆忙
他看着一望无际的山川或是原野
再也没有脱口而出的诗行
他没上过那写过孙山的榜
也不敢自比才华不再的江郎
混在人群中哼几句东郭的曲调
他早已忘了自己意气风发的模样

他再也写不出镇鳌山金色的年华
年迈的海岛只剩下一面用砖砌成的红墙
没有春风,没有晚霞,没有十里红妆
如从来没有过的风华绝代或是年少轻狂
他是一块锋芒毕露的顽石
被黄浦江的汽笛磨平了棱角
三百里的轻狂都酿作苦涩的酒
祭奠了被挫骨扬灰的年少

他再也写不出晨钟暮鼓、庄严宝相
对星空和众神的仰望都遗落在人海茫茫
也忘却了
哪里曾有过一段不染纤尘的过往
他走马观花,看过了纸醉金迷的洋场
也偷偷记下了行人流浪的目光
他随着人群穿过街道、山川和汪洋
万里的扶摇只留下六月大风的浩荡

他或是生,或是老,或是病,或是死
时光冲淡了太多属于凡人的梦想
没有什么风华绝代、年少轻狂
或是何日上青云的志向
他是一个凡人
和所有的凡人一样地来、一样地走
一样地看那人间的春风和晚霞
也一样地在尘世间把一个姑娘拥入怀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