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acheng Ma

PhD Student at University of Michigan

无人哭泣




今夜没有哭泣的声音
纵使你走过的足迹曾印在那里
他永远不会把自己诉说
溶解了色彩的眼睛的角落
沉默、无药可救的死寂
漂白了樱花的五厘米
宣纸上留下的呼吸的痕迹

愚蠢和一切自以为是的反抗
都注定成为命运的嘲弄
不要去寻找地狱或天堂的呼吸
你在世间,方是最苦的修行